网络动漫的赢利之路

2006年03月03日03:24 作者:凡晓芝 新浪动漫

     相比于网络游戏的超常规发展、网络音乐的炙手可热,网络动漫多年来始终处于“有价无市”的尴尬状态中。现在,它的商业价值开始被投资商所认同。
 
  “投资商都快把我们的门槛踏破了。”闪客帝国副总经理、资深闪客“边城浪子”高大勇近日对记者说,“全球几大风险投资商都找过我们,只要我们点头,第二天就能拿到现金。”事实上,不只是闪客帝国得到投资商的眷顾,闪吧、闪客天地,乃至创梦数码等规模较小的网络公司都开始有投资商频频造访。闪吧创始人古墓表示:“甚至有投资商把合同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我签字。”
 
  多年来处于“有价无市”尴尬状态中的网络动漫,其商业价值正逐渐被投资商所认同。沉寂多年的网络动漫开始出现了骚动。
 
  “有价无市”的尴尬 
  “所有的人都知道天上会掉下来一块大馅饼,但是这块饼什么时候能掉下来却不得而知。”这是边城浪子的一句名言。诸多执着于网络动漫的公司无论是在人气聚集、内容资源积累、还是所专注领域的资源整合等方面都有相当丰厚的积累和独特的价值。但众多的网络动漫公司已经苦苦支撑了6年,对比网络游戏的超常规发展、网络音乐的炙手可热,网络动漫始终处于“有价无市”的尴尬状态中。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公司盈利模式不清晰。”中银国际副总裁陈航认为:“在商业模式不清楚、公司不挣钱的情况下,网络动漫公司是很难得到投资者的青睐。”事实上,根据记者了解,这些公司商业化运作几乎都是在最近两年内才刚刚开始尝试商业化运作,其盈利模式不清晰也是常理之中。作为业内最早商业化运作的网络动漫公司,闪客帝国2003开始组建团队进行商业化运作,边城对此颇感庆幸:“闪客帝国与其他网站的区别在于我们是最早尝试商业化的公司,我们成立公司以后就是很专注地寻找赚钱和赢利的途径,比如我们尝试与SP合作,把Flash转成彩信,跟大家一起来赚钱。”
 
  但是很多公司的情况却不是这样。闪吧的创始人古墓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前,闪吧都是我一个人投资,一个人维持整个网站的运营。现在我们租了新办公室,把以前帮我的一帮朋友兄弟都叫过来一起做,开始尝试公司化运作。”而KK创立的“闪客天下”一开始就注册了“上海狂龙”为公司名称,但是真正的商业化运作还非常的不成熟。其他更小的动漫制作公司几乎都是以工作作坊的方式在运行,不仅规模很小,生存艰难而且资源积累也很有限。
 
  网络动漫公司不仅商业化程度低而且其盈利状况也很不好看。就目前来看,网络动漫公司的盈利点主要在网络广告、内容制作、无限增值业务三方面。闪客帝国是第一家开展无限增值业务的网络动漫公司,但按照边城浪子的说法是:“我们还没有靠它赚到钱。”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年营业收入不超过100万元。从网络广告来看,闪吧因为流量比较好,在网络广告的收入方面排在前列。但古墓告诉记者:“往年我们能收入50万元左右,但今年下滑得很厉害。”而诸如上海狂龙这样的公司实际上还是靠传统的内容制作赚取“辛苦钱”。
 
  很长时间以来,网络动漫甚至连炒作的题材和想象空间都没有。戈壁投资合伙人副总裁徐晨对记者说:“现在社区网站概念很火爆,并不是因为它赚钱,而是因为有炒作的题材,网络动漫已经存在很长时间,技术上没有突破,市场上没有亮点,概念上也没有新颖之处,几乎没有炒作的空间,所以对于风险投资来说不容易运作,因为不利于资本的最终退出。”徐晨认为,相对于猫扑这样的社区网站,动漫网站无论是在用户的粘性、现金收入等方面都逊色很多。一方面,动漫网站用户忠诚度很高,但这个用户群比较独立而且不具备很强的社区感,用户群之间并不能够实现互动,因此用户群体的增长很缓慢。而类似猫扑这样的网站,其粘性很强,用户群非常活跃而且扩张很快;另一方面,一些社区网站的用户都在几百万,流量也非常大,因此其网络广告的收入一年也有上百万元的现金流量,但是网络动漫网站的收入都非常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造成网络动漫如此弱势的深层次的原因是传统动画基础太弱,不仅缺少动漫消费的氛围,而且市场规模极其狭小。首先是由于资金短缺,传统动画业没有办法按照好莱坞的方式来运作大的项目,这使得动画在中国根本没有达到美国甚至是日本韩国那样的社会影响力和商业规模;其次是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使得很多投资者即使看清楚了商业模式,也不愿意尝试和投入如此大的资金进行运作。高大勇对记者说:“动漫产业的问题就在于,即使商业模式很清楚、成功案例也有,但谁也不敢扔钱去尝试。网络动漫同样如此,都知道它一定能够赚钱的,但究竟什么时候下手,大家还是有疑虑。”
           
  借助无线增值商机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风险投资商之所以蜂拥而至,无非是看重3G的机会,而更直接的利益是中国移动开始大规模推出手机动画业务。
 
  中国移动力推手机动画业务的种种努力,使得无论是动漫业者还是投资商都看到了现实的“钱景”。2003年11月,中国移动手机动画业务在“2003中国国际通讯设备展”正式露面,手机动画市场正是启动;2004年9月30日,中国移动通过《手机动画终端规范》的评审,为“手机动画”业务的全网开通扫除了最后一个障碍;2005年4月19日,中国移动数据部发布“手机动画业务征集办法”,明确了第一批手机动画新业务申报和评审的诸项流程,要求具有全网相关资质的SP在4月20日前完成手机动画新业务的申请提交。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通知成为引爆手机动画内容业骚动的一个关键点。从SP到CP到投资商到手机平台软件提供商甚至手机设备提供商都为此兴奋起来。
 
  “手机动画肯定是继短信、彩信业务之后最吸引眼球的无线增值业务内容,我们是拥有独特资源的内容提供商,谁掌握了内容谁就掌握了关键。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得到投资商的认同,迟早他们会找上门来。”边城浪子对闪客帝国作为手机动画内容提供商的价值非常自信,也对无线增值业务踌躇满志。
 
  如果把宝都压在中国移动身上是否牢靠?一些动漫公司对此也表示质疑。西安创梦数码公司创始人付锋对记者说:“我并不认为无线增值业务就是我们的救星,因为手机终端是手机动画的一大瓶颈,要解决终端普及问题至少要两三年的时间,而且到那时候,也许用户获取动漫内容的形式变得更加多样,也许会完全抛开移动运营商,完全不需要依赖平台。况且,即使3G是个赚钱的机会,但对于我们来说也只是暂时的机会而已。”古墓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现在大家似乎都悬在一根绳上面。但即使Flash技术和3G应用推广开来,网络动漫公司就一定就盈利吗?对此我表示怀疑。”
 
  但对于已经具备平台资源的多数网络动漫公司来说,锁定手机动画业务并为之准备资源和进行布局还是现实选择。“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手机视频战略是非常清晰的方向,因此手机游戏、手机动画、手机电视等内容提供商肯定都能够就此受益。”现以天使投资人身份投资盛禹铭集团和天维源创网络科技公司的张醒生,对手机动画业务非常看好。首先,无线增值业务是中国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因此只要中国移动推出闪信服务,相关的内容提供商肯定能赚到钱。实际上不只是内容提供商,甚至所有的闪客都能够在这样的商业模式下分到一杯羹;其次,由于有日本DOCOMO运作模式可以拷贝,所以中国移动的此项业务没有任何风险可言;另外,由于手机动画的市场基础是中国大约3亿手机用户,因此市场规模问题不言而喻。据介绍,日本有3000万手机用户,其手机动画的用户大约占到30%。照此推算,中国大约有9000万手机动画用户,如果每人平均每月消费5元人民币,就可以形成4.5亿元的市场规模。
 
  闪客天下的创始人KK对记者说:“现在的局势是,谁都知道这个市场是个大蛋糕,谁都想吃,谁摸到了就有可能变得主动。”
 
  不要风险投资? 
  风险投资机构对网络动漫公司青睐有加,但网络动漫公司却显得相当矜持。KK对记者说:“我们对于融资并不太投入,目前我们更注重于本身的收益,更注重一些项目的培养。投资商也会有市场情绪的,开心了,他们可能找我们一把,如果不开心,我们的期望就慢慢会变成失望。”
 
  另一种声音是:“我们不敢要风险投资的钱。”记者在在采访中了解到,之所以“不愿意要风险投资的钱”,一方面是因为投资商目前投入的资金太少,做不了什么事情;另一方面是风险投资都有4~5年的投资期限,如果不能达到投资商的预期,投资商退股时将要求3倍的返还,创业公司认为风险太大。古墓就对记者直言:“对于风险投资来说,他们对我们的投入是不存在太多的风险,因为我们有内容基础、有流量,所以3G到来的时候,我们无论是做内容提供商还是做SP都可以。但我们一旦接受投资人的钱,不但有很大的赢利压力而且存在巨大的风险。”
 
  除此之外,创业公司和风险投资商在价值认同上还是错位的。古墓对记者说:“投资商对我们目前所坚持的技术和内容方面的东西并不是很在乎,但是我们对于他们所说的商业模式和运作方式暂时也不能接受,所以有风险投资商甚至合同都做好就等着我们签字,但我还是没有签。我还是不愿意牺牲自己的想法。”
 
  虽然目前业界各式投资项目商谈很热闹,但是据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家网络动漫公司和投资机构达成了投资协议。记者从多方面了解的情况来看,最大的可能是“时机未到”。古墓对记者说:“我们在内容上很有竞争力,一旦3G的相关应用铺开,我们就能得到快速发展。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通路做好,掌握好时机。目前显然不是融资的最好时机。”KK也表达了几乎同样的想法:“我们还没有到商业化的时候,如果现在让我们放弃原来的想法和做法,我们肯定很不甘心。如果我们接受投资,也更希望是SP的投资进来,因为可以实现优势互补。”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所谓“时机未到”,可能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的潜台词:虽然中国移动推手机动画业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这个业务并没有真正做起来,因此这个市场面临诸多变数;从公司的角度来说,“钱”景已经非常清晰,但是这个市场的规模和容量是难以估计,如果在市场呈现爆炸式增长的前夜转让股份,难免担心贱卖。某融资公司的负责人私下向记者说:“其实他们是在待价而沽。因为现在这些公司的盈利状况比较差,找风险投资必然不能得到一个很好的价钱。他们预期,一旦中国移动的手机动画平台打开,实际利益可能大得难以估计,所以他们不想这样早就卖掉。”
 
  多数风险投资商其实也在持币观望。戈壁投资公司徐晨就对记者说:“由于大家把手机动画炒得很热,使得有的人对这个市场过于乐观,价格要求很高。这和我们当初的预想不一样,所以虽然我们找过几家公司谈投资事宜,但是最终都暂时搁置起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某些公司的自我估价来看,价值大约在1000万美元左右,但是投资商认为他们最好的公司最多也就值500万美元。
 
  中银国际是全球知名的融资机构,该公司副总裁陈航对记者说:“这些公司目前能拿到的钱也就是大约100万美元左右,如果转让出10%的股份能拿到100美元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他分析认为,现在这些公司完全是亏损状态,如果想拿到更多的钱比如1000万美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能有个稳定的团队的可能性只有30%,而这个团队能有好的创意的作品的可能性也只有30%,好的作品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并创造价值的可能性也只有30%。除非中国移动的平台开放,他们能创造出像刀郎那样受到欢迎的作品,造成海量的下载,有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收入,去谈一个亿的投资是可能的。陈航强调说:“但还要注意一点,天上掉馅饼也不一定会砸到你一个人的头上。所以现在风险投资商愿意拿出100万美元,我建议他们要这笔钱。这笔钱可以拿来收购一些小的工作室,把一些相对弱小的对手打垮,也可以分化瓦解那些和自己有很强竞争关系的对手。”
 
  动漫公司待价而沽,投资者持币观望,两方似乎相持不下。陈航认为,这是因为现在还没有到一个临界点和妥协期。“一旦市场开始放量的时候,动漫公司达到一定收入以后,肯定首先着急的是投资商,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解决当务之急 
  商机就在眼前,而“钱”景似乎触手可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数网络动漫公司都在开始加速跑。但如何根据自身优势选择优势项目,却是他们必须要想清楚地问题。但以下几点肯定是很重要的:首先是要抓住内容资源和创作者;其次是要有自己的特色;还要有能力为不同的平台和内容提供不同的产品,更准确地按照用户需求制造内容;最后是能打造动漫明星,通过周边产品赚钱。
 
  多数网络动漫公司还是把自己定位为“内容提供商”,那么“内容为王”肯定是第一原则。如果作为平台化运作,动漫公司最先下手整合的自然是内容资源。比如需要有稳定的和高质量的内容创作团队。事实上,网络动漫发展数年以来,闪客群体数量庞大,但是资源却非常松散而且多数闪客都是以作坊式的方式生存,处于游离状态。
 
  其次,需要动漫公司把资源尽可能抓到自己的手中。目前来看,闪客帝国已经开始布局。现在闪客帝国最具有独特性的资源是和Macromedia的战略合作关系。一方面,通过Macromedia的运营能力和渠道,把闪客帝国的作品和内容卖到国外;另一方面,通过和Macromedia的合作,使得闪客帝国有机会和中国移动这样的运营商合作,为他们的新业务定制相关内容;甚至通过Macromedia的渠道,包括MP3、手机厂商、PDA等掌上终端厂商,也将成为闪客帝国的客户。当然,其他的动漫网站也可以选择其他合适的平台提供商、终端设备提供商或者是SP进行合作。
 
  组建团队也是诸多网络动漫公司的当务之急。据记者了解,目前业界成规模的公司本来就屈指可数,而其团队结构合理,商业化运作走上正轨的公司更是凤毛麟角。古墓对记者说:“我们开始尝试公司化运作,也在拉一帮人开始做研发和设计,我们还将考虑公司给一些骨干员工期权。按照计划,我们将在一年到两年时间作好商业化的转变,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职业经理人。”据记者了解,闪吧天下也最新引进了专门负责融资的团队成员,相关融资计划也在筹备之中。张醒生也对记者说:“天维源创已经组建好了非常稳固的团队,商业化运作也正是起步。”
 
一旦开始起步跑,竞争就不可避免。付锋对记者说:“一个产业一旦有人追捧和爆炒,就会有投机者进入,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创业者在网络上火一把然后就销声匿迹,因为他们会发现这里面的水太深。”一旦公司决定跑长跑,就得战略、战术、资源、团队一个都不能少。张醒生称:“一个公司是否会最终成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战略是否清晰、市场是否有前景、团队是否稳定。更简单一点就是,首先公司要做得事情是方向性的,其次是要有那车顺利开到终点的驾驶员。就天维源创公司来说,我们有清晰的战略,有好的团队,一定会得到资本的认同,到时候我们会转过身来整合整个行业,我们希望成为手机动画中的领头羊。”闪吧天下也认为,除了稳定的团队以外,他们在设计上有优势,在Flash设计和多媒体方面有相当的品牌影响力。包括SONY公司、中国惠普、日立、西门子公司、通用汽车、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等公司都曾经与他们合作。古墓称:“奇迹可能会出现在手机动漫剧场和语言动画上,虽然现在的局势很难让我们去全身心投入。但我们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做一些积累,围绕动漫产业做实在的事情。”


《幻蓝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